豪彩app下载安装

  • <tr id='VoRclR'><strong id='VoRclR'></strong><small id='VoRclR'></small><button id='VoRclR'></button><li id='VoRclR'><noscript id='VoRclR'><big id='VoRclR'></big><dt id='VoRcl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oRclR'><option id='VoRclR'><table id='VoRclR'><blockquote id='VoRclR'><tbody id='VoRcl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oRclR'></u><kbd id='VoRclR'><kbd id='VoRclR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oRclR'><strong id='VoRcl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oRcl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oRclR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oRclR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oRclR'><em id='VoRclR'></em><td id='VoRclR'><div id='VoRcl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oRclR'><big id='VoRclR'><big id='VoRclR'></big><legend id='VoRcl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oRclR'><div id='VoRclR'><ins id='VoRcl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oRclR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oRclR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oRclR'><q id='VoRclR'><noscript id='VoRclR'></noscript><dt id='VoRclR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oRclR'><i id='VoRclR'></i>

                有没有成人的app

                  有没有成人的app“姑娘,茶来了。”宫女挑香一手提着壶,一手高高的掀起门帘进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坐在窗下的梳妆台前,托着腮望着窗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咸福宫同道堂东西配殿住着她们六个人,这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地方了。听说高氏住在前面,跟几个贵人住在一起,受了不少委屈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小小的一间屋子,连她在家的一半也顶不上,连件大屏风都摆不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挑香知道年姑娘嫌屋里暗,白天也不能点灯,不然嬷嬷要说的,所以就爱坐在窗户下,说亮。可这么天天这么吹风,吹出个好歹怎么办?

                  她不好劝,倒了茶递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热水是现去外面要的,茶叶是年氏从家里带来的。进宫只带了两个箱子,全都开箱检查过。这茶叶原来也说是不能带的,见太监要收走,她赶紧掏了一个荷包求通融才能带进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闻着这熟悉的茶香,她才能好受些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宫里的一切跟她想得太不一样了。她坐上骡车前还想着嬷嬷的话,只要她能得宠,年家说不定就会像佟佳一族一样风光!

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一路选进来都很顺利,却在最后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之前明明听说皇后娘娘已经替她们请封,她也得了长春宫赏的钗和衣服。可是隔了两天,又来人让她们把那些东西都先放着,别穿戴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教过她,宫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。出了这样的事千万不能打听,只能自己慢慢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长『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

                  ‘是人是鬼,总会露出来的’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的话她都记着,听那长春宫的宫女好像想引她问是怎么回事,她就是不问,让挑香好好的把她送出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后来她也听说了。果然就像嬷嬷说的,这些事不必打听,宫里藏不住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听说是皇后娘娘把给她们请封的折子递到御前,正好贵妃在旁,就说她们刚进宫没什么功劳,开头就封这么高不合适。万岁就改了主意,大概是一个不封,怕皇后面上不好看,所以只挑了苏氏封了答应,留在了皇后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传言,年氏只敢信一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才不相信宫里真有人能打听到万岁爷跟贵妃说的话呢。不过大概也有几分是真的,确实是贵妃在养心殿时,万岁让人把折子送回了长春宫。后来还有人看到贵妃从养心殿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真是贵妃?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没见过贵妃。当时大家去过长春宫,再去永寿宫磕头拜见,出来进去都是垂着头的,她什么都没看见,连贵妃的声音都没听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唯一有印象的就是摆在贵妃屋里那面桃花屏风,听说是御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只敢草草扫了一眼,只觉得桃花娇媚,如同绽放在屏风上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早在家里时,嬷嬷就跟她提过宫里的人。嬷嬷告诫她,初进宫时最忌讳跟人争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‘女人嫉妒时最是面目可憎,你只管温温柔柔的,就是万岁爷当着你的面去见贵妃了,你也要高兴,要快乐,要让万岁想起你啊,就觉得你从头到尾都是笑的,一点不好看的样子都没有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害怕贵妃的盛宠,虽然家里人一直说贵妃年纪大了,孩子都生了五个了,早晚会失宠的。嬷嬷也是这么说,让她不要怕贵妃,进了宫都是侍候万岁的女人,除了皇后大家都一样。贵妃以前也只是个小格格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‘贵妃没什么可怕的,她一开始还不如姑娘你呢,论家世,论人品,哪样都比不过姑娘,姑娘只管放心就是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她还是害怕,夜夜都会怕得睡不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拿她没办法,就给她出了个主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嬷嬷是家里特意为她请来的,说是曾经在阿哥所侍候过,曾见过早年的万岁、皇后和贵妃。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道:“当年啊,皇后就是太实心了。贵妃狡猾啊,皇后为人板正,不爱耍心眼,贵妃就专跟皇后反着来,这一来二去的,万岁爷就把贵妃给看到眼里了。当时恪嫔、宁嫔都在,她们都跟皇后似的,太规矩了,结果就像皇后似的,被贵妃给比下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都听得入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还跟她说,内务府里也有去侍候过汪贵人和钮钴禄贵人的,当时想着贵妃这样活泼的万岁喜欢,就教她们照着贵妃的样子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忙问:“那后来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笑着一摊手:“姑娘您想啊,都有贵妃珠玉在前了,那两位要真能成了,现在还会只是贵人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若有所思,嬷嬷叹道:“也是咱们想岔了,老想着学着贵妃的样能得宠,却没想想,当时贵妃能得宠,那是因为万岁没见过她那样的。她长得好,人也伶俐,又是万岁没遇上过的,新鲜,可不就该她得宠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恍然大悟道:“也是,万岁身边已经有贵妃这样的了,自然看不上别的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道:“是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她跟年氏说,“姑娘进去后,先别着急。先看看,咱先把路看清再往前走,总不会错。我出宫也有几年了,宫里的情形也不大清楚,姑娘人聪明,进去后多看多想多思,越谨慎越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现在想起嬷嬷的话,如果贵妃一直是这个脾气,几十年都没变那也太假了,可见果然是个狡猾的。另一边,皇后这时肯定是已经明白过来了,这么些年都被贵妃压着,果然现在也板正不起来了,规矩不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才想挑拨她们这群新人跟贵妃斗。她好坐收渔翁。

                  想想之前在储秀宫,也是皇后垂问得多。要给她们位份的话也是从长春宫给她们赏首饰赏衣服后传出来的,后来泡汤了,就说是贵妃作怪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实进来前,嬷嬷和家里人都给她说过了,说是一开始位份可能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说的是在先帝爷的宫里,十几年没封的都有呢。“多的是生了好几个孩子都没消息的。像已经去了的敏皇贵妃,之前在宫里一直是庶妃,她可是生了温恪、墩恪两位公主和怡亲王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还有一个住在延禧宫的密太妃,早年也是一直是庶妃,万岁登基后才被尊为太妃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嬷嬷也跟她说,位份都是虚的:“有宠才是真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都一一记在心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挑香看着年姑娘就这么在窗下坐了一下午,一直到晚上点了灯才从窗前离开。她赶紧过去关上窗户,劝道:“姑娘这样坐着,着凉了可怎么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对挑香是很客气的,毕竟宫女跟太监不一样,她身边也只有这一个贴身宫女,就笑道:“好挑香,别骂我了,我知错了还不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挑香道:“姑娘别哄我,下回可真不能再坐在窗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不好说她是想看对面屋里的顾氏几个,今天下午见她们出去后好像一直没回来?

                  嬷嬷说了,宫里别胡乱打听,就算是在一开始分给她的宫女面前也要小心些。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结果挑香出去拿饭,很快就面色不好的进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等用完后她去还食盒,回来就跟她说一会儿长春宫的姑姑要来训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有什么事?”年氏忙问。有人犯错了?要连她们一起教训?

                  挑香也是觉得晦气,忍不住抱怨道:“都是住对面的顾姑娘几个,去前面找汪贵人玩,结果汪贵人喊她们一起去永寿宫陪贵妃说话。贵妃没空见她们就留她们在屋里喝茶,结果碰上了五阿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冲撞阿哥了?”年氏吓得倒抽一口冷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挑香也不大清楚,就道:“剩下的我也不知道了。等大姑姑来了再说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可大姑姑来了也没跟她们说原委,只说不许再四处乱走乱撞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宫中贵人多,姑娘们都是才进来的,连门都没摸清呢,还是都小心些的好。不然出了事,姑娘们固然落不着好,咱们也要跟着吃挂落。”长春宫姑姑这话挺不客气的,说完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顾姑娘几个之后也让人给悄悄送回来了,然后就有宫里的嬷嬷来教规矩,让她们跪着听训,一听就是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年氏吓得连窗户都不敢开,也不敢再往对面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永寿宫里,四爷一进来就抱着趴在榻上的百福看,握着爪子,小心翼翼的摸过它全身的骨头。百福趴在他怀里摇着小尾巴,一点都看不出来那天的凶恶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汪贵人带着顾氏等进来,李薇懒得应酬就让人带她们去偏殿喝茶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妨弘昤带着百福和造化在殿中玩,他跑给百福和造化追。结果不知是那几个人中的哪个,冲上来要‘忠心救主’,她一边喊着打狗,一边想把弘昤抱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不开玩笑呢吗?

                  一直跟着的太监们立刻就围上去了,抱开弘昤隔开那个女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百福和造化早在她冲向弘昤时就冲上去想咬她,被她一脚踢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听到百福和造化的叫声后连忙出来,事情已经发生了。小喜子早就把百福和造化都抱走了,弘昤也被抱回屋了,只剩下汪贵人和那几个女人跪着向她请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个想救弘昤并踢中百福的就是刚选进宫来的顾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干脆全都交到长春宫,她要先去看看百福和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弘昤没受惊也没受伤,只是不敢让他知道百福被人踢了的事。就这都哄不住,当时他虽然被抱开了,但听到了百福被踢中后的叫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听到他正在屋里跟额尔赫、奶娘和大太监闹,自觉进去后也不可能顶得住,听这小子也没事,就先去看了百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小喜子早就请来了猫狗房的狗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个熟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刚进去,那人就跪下磕头请安,喊的不是贵主儿,贵妃,而是‘主子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等他抬头,那双睡不醒的眼睛让人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周全?”李薇还真记得他,“你不是在花鸟房吗?现在去猫狗房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周全没想到主子还记得他!人都快结巴了:“奴才康熙四十一年时就管着花鸟房了,奴才养鸟养的好,给承乾宫送的鸟让佟贵妃喜欢……”完了!周全一脸说错话的后悔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边的小喜子都不敢相信还有这么蠢的!当着主子的面说什么承乾宫佟贵妃啊?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瞧着是自家主子的旧仆,小喜子愿意结个善缘,就帮了他一句:“师傅,我们家百福没事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周全赶紧点头,又被口水呛着了:“没、没事,没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过去看,造化就陪在百福身边,一声声的哼哼着。百福很乖,乖到连哼都不哼一声。她吓了一跳,马上问:“踢重了?”要是真这样,她绝不放过那个顾氏!

                  随便想想就知道,永寿宫里头会让五阿哥出事吗?她一开始就知道没事,只是想靠‘救人’这件事来出头,才冲出来的。后来百福和造化向她冲过去,她才受惊踢狗。

                  周全一听也着急了,过来再仔细检查了一遍,说:“没事。百福没有吐,按肚子也没有躲,应该并没踢伤。不过这两天还是要小心些,先喂些流食,看看它拉的便便有没有血,或者便便变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认真的说完,一看李薇又心道:坏了!当着主子的面不能说污秽之事!

                  小喜子算是放心了,这就是个傻大个。不过有的主子还就爱用这样的,觉得这样的人吧,心眼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算这周全日后真进了永寿宫,他这心眼不够的也上不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薇没在意,就让周全先留在永寿宫,等确实百福好全了再让他回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得到这个消息后,弘昐几个都跑回来看百福,后来还是她看百福被这群小主子围着更休息不好了才让他们离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时,她也听说了长春宫对顾氏等几人的处置。果然又是不疼不痒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说来百福是狗,自然比不上人贵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长春宫所做并不能算错。只是……还是让李薇心里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见着四爷了,她一句话都没说。封建皇权之下是没有人权的,真说了,四爷会做什么根本说不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也怕发生那种为了狗要了人命的事,她是讨厌顾氏居心不良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没觉得为了这事就该让她丢掉半条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瞒了几天,还是让四爷知道了。看他一进来就抱着百福看来看去就知道了,李薇担心着一会儿怎么解释,怎么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等他抱着百福问她是怎么回事时,她就把重点放在顾氏‘对宫里不熟,乍见有狗追弘昤就急了,也是好心’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话说得虽然憋气,但凡事总有个轻重。此时就该说得越轻越好,而不是火上浇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爷听这话音不对,怎么好像素素怕朕像暴君一样一气之下把那顾氏给砍了?

                  ——难道他最近在素素心里就是这样?

                  仿佛察觉了什么,他掩下这份惊异,淡淡嗯了声,温柔的抚摸着百福道:“百福没事就行。这两天不如挪到养心殿去,朕能常常看看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知道他这是也放心不下百福,李薇就让人去拿百福的东西,还有造化也要一起去。这两只狗现在是相依为命,分开了都不肯吃饭了。之前百福养病时,她把造化带到她的屋里,结果造化就不吃饭了,之后只好让它们继续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之后几天,自然是她继续长驻养心殿,连弘昤也爱跑养心殿了,都是为了百福。

                  百福很乖,可能它并不觉得难受或哪里疼,但主人们要它趴着,躺着,它就不会乱动,等到确定它吃饭便便全都正常后,周全也能肯定的说百福一点问题都没了,它才被允许离开它的小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它听到李薇说:“百福,你好了,可以出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它的小耳朵马上竖起来了!然后一下子站起来,像支离弦的箭一样跑出去,可见这几天真是闷死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造化也紧跟着跑在它后面,两只狗在养心殿前面的院子里撒着欢的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爷听到它们的动静就出来看,面带笑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问苏培盛:“皇后让人教了他们一个月的规矩,然后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  苏培盛心道哪儿还有然后?

                  他道:“奴才……没打听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然后他就看到万岁脸上虽然还带着笑,却开始轻轻抚摸手腕上贵妃串的佛珠。

                  自打贵妃串了一盒子的佛珠后,万岁就常挑一串戴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每当他要发火时,就会摸摸这佛珠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后,自然就跟见着贵妃似的,万岁的火气就不见了